楚天都市報訊 □本報記者盧成漢 通訊員易雪竹 程勛 李珍珍
  21日,一頭約300斤的公野豬,躥出山林,6小時內3次泅水過河,從公安縣獅子口鎮到相鄰的松滋紙廠河鎮和楊林市鎮,連續攻擊8人,其中一名23歲小伙傷勢嚴重,無法按計劃在明年元月8日舉辦婚禮。
  松滋民警為避免更大人員傷亡,開槍擊中野豬背部。這頭野豬負傷後,竟用獠牙將民警拱傷。所幸群眾及時趕跑野豬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。
  目前,肇事野豬逃至山林無影無蹤。昨日,記者在醫院看望6名傷者及相關目擊者,還原了驚心動魄的6小時。
  拱飛準新郎
  挑斷其大腿神經和肌腱
  30歲的徐俊是公安縣獅子口鎮界河村7組人,他與女友擬於下月8日舉行婚禮。為了將女友娶回家,他請來泥瓦匠蓋新房。
  21日上午10時左右,正在稻場上取土的徐俊突然聽到幾條狗在狂吠。“出了什麼事?”徐俊挪步往樹林旁邊走。突然,一頭長著獠牙的黑野豬從林子里衝出,風一樣向他猛衝過來。見勢不對,徐俊調頭就跑。
  剛跑幾米遠,野豬從他兩腿之間猛地往上一頂,徐軍頓時失去重心,拋向空中約3米左右,然後重重摔倒在野豬身後。
  他的父親徐軍連忙趕來,發現兒子已經昏迷,連忙將他送到縣醫院。醫生見傷情嚴重,讓他轉至荊州市中心醫院搶救。
  據介紹,徐俊左手摔成骨折,右大腿和左腳各被野豬獠牙劃開了一條很深的口子。更為嚴重的是,其大腿神經和肌腱被挑斷。經過3個多小時的手術,才被醫生接上。他是否會落下殘疾,還有待後期治療和觀察。
  徐俊慘遭野豬拱傷後,一幫村民追攆野豬。野豬沿著界河河堤,向上游的松滋市紙廠河鎮桂花漁場方向狂奔。
  此時,同村50歲村民羅遠堂騎著摩托車,趕往桂花漁場買肉。他聽到有人呼叫,停車回頭觀望。“一頭大約300斤的黑毛豬沖我奔來。”羅遠堂發現是野豬後,來不及發動摩托車,調頭準備開跑。
  說時遲那時快,野豬從背後將他拱飛3米多高,摔到路邊的雜草中。20多分鐘後,他才清醒過來,現在走路都一瘸一拐的。
  野豬在眾人的驅趕下,跳進了界河,游向對岸的松滋市楊林市鎮。
  當天下午1時左右,野豬將楊林市鎮62歲的伍法雲頂倒,兩隻前腳將他壓住。伍法雲兒子伍遠明揮起鋤頭猛擊野豬頭部七八下,野豬這才離開。
  之後,肇事野豬再次泅水過河,游到松滋市紙廠河鎮桂花漁場,並將在小溝里撈小魚小蝦的熊明右腿拱傷。
  被子彈擊中
  咬傷民警後逃跑
  21日下午1時30分左右,60歲的李成清和44歲的趙承高在自己的魚池邊割草喂魚。
  野豬首先對趙承高發起進攻,趙發現不對勁,跳進魚池躲避。
  哪知,野豬也跳進水中,對他一陣撕咬,他的頭部被劃開10釐米左右的傷口,後來縫了11針。他的左手則被咬住不放,鑽心的疼痛讓他大喊“救命”。
  幸運的是,松滋街河市鎮政府幹部武登就在他附近。武登抓起一把鋤頭,敲打野豬頭部,野豬這才鬆口逃走。
  離趙承高100多米處的李成清聞訊,隨手操起一把鐵鍬對衝過來的野豬進行攔截。野豬見狀,毫不退縮,猛衝過來,李成清右腿被獠牙劃開了十幾釐米,後被送至醫院縫了17針。
  隨著青壯年群眾越聚越多,野豬鑽進了一片蘆葦中。
  下午1時50分左右,松滋市紙廠河鎮派出所民警鄒愛民接警後,攜帶一把六四手槍,與民警裴大榮趕往現場。
  鄒愛民和同事帶著4名漁場幹部向蘆葦叢靠近時,野豬“騰”地躥出來。漁場場長陳寶國緊握鋤頭,緊跟在鄒愛民身後。
  當野豬沖至離鄒愛民僅4米左右時,他果斷開槍,擊中野豬背部。野豬更加瘋狂,徑直衝向鄒愛民並將他撞倒在地,撕破其警服,兩次撕咬其右腿。
  陳寶國見野豬咬著民警不放,揮起鋤頭猛擊野豬頭部,野豬這才知痛而退,再次泅水逃至對岸的楊林市鎮。後來,民警鄒愛民被送至醫院,縫了28針。
  21日下午4時左右,楊林市鎮劉家坪三組村民王克純也被野豬咬傷。
  截至昨日,警民仍在抓捕中彈野豬,但不見其蹤影。荊州市野保專家分析,這頭野豬很有可能來自楊林市鎮丘陵地帶,已逃回山林中去了。
  (原標題:野豬下山6小時內接連拱傷8人逃跑)
創作者介紹

jd31jdgdl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